[现代医院管理网--中国第一个专业的医院管理资讯平台] 医院经营|医院营销|成本核算|医院品牌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联系我们
返回首页 行业新闻 公司动态 文章专区 留言回复 SUN软件 网站导航
用户名
密   码
附加码  
激活帐号 忘记密码
  热点新闻
四连冠!苏州科技城医院再
新医改十年 攻克深水区难
【肺癌关注月】吸烟是肺癌
村医每年增补2万,多渠道
中国援马达加斯加医疗43
南宁医养结合机构已有24
一诊所未建立消毒产品进货
大数据管理式医疗HMO落
金蝶医疗在健康中国峰会上
隋玉涛:乡村医疗大变迁
文章搜索
现代医院管理网行业新闻
美好生活 从健康保障升级开始
作者:贝贝 马建忠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点击数:90   时间:2018-11-6

    一直以来,健康是人类的朴素追求,更是美好生活之基础所在,而医疗,系民生之基石,生存之刚需。

    40年前,我们就医可能不需要排队,但获得的医疗效果可能不尽如人意;40年后,我们的就医时长可能增加,但却落到实处地解决了我们医疗健康的实际需求。眼下,互联网力量的介入正让就医效率提高,而未来,看病难将得到有效改善。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加快发展,医疗卫生服务和保障体系不断完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水平和人均卫生费用稳步提升。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与医疗的不断融合和碰撞,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新问诊模式也在进一步方便人们就医。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这40年间,我们的医疗卫生领域发生了哪些天翻地覆的变化?其收效又是如何?南方都市报“美好生活40年”系列报道“医疗篇”,将为你讲述医疗领域在改革开放后发生的一系列变化。

    从“每周去医院打针”到“排队4小时解惑”

    在现代就医流程中,普通市民“吐槽”的部分可谓“项目繁多”,例如“排队”几乎是就医中的必修课,很多60后、70后的印象中,40年前去医院看病几乎不用排队,“就医体验很好”,但如果从疾病治疗效果来看又是怎么样呢?

    “以前看病哪有那么多排长龙的情况?我儿子3岁的时候因为老是咳嗽,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到中山医(即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报到’,但是从看病到打针,最多也就1个多小时搞定了。”

    谈及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1989年至1991年)到医院看病,曾经在越秀区百子横路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燕姐(化名)可谓有一定“发言权”,她向南都记者表示,由于带孩子去医院次数太多几乎成了熟面孔,遇到接诊医生或打针护士有空的时候,还会一起聊聊家常,“最长的时候可能都有20分钟”。

    燕姐这样的就医体验,对于“排队两小时,看病5分钟”的现在是不可想象的,不过她也直言,“说句老实话,每周去医院却解决不了问题,不但折腾了孩子,也让我感到有点烦。”

    听到妈妈当初的就医情况,燕姐的儿子小陈则告诉南都记者,虽然现在不像小时候那么“体弱多病”,但自己去医院看病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最记得在2012年去医院要去看肠道疾病,那时候我做了很多攻略,包括选医院和科室,几点到先去哪里排队,甚至医院的电梯口在哪儿都摸了一遍。”

    小陈坦言,当时即使有详尽的“攻略”,但是看病却并不轻松,他表示那天从排队到看病(包括检查)再到拿药,全程花了差不多4个小时,“早上8点到的医院,差不多12点才从医院里出来,现在什么网红餐厅排队,我都觉得是小意思了”。

    不过小陈也表示,虽然排队时间增加了,但让他较为安心的是,后来的诊断结果也让他安心:并无痔疮,且肠道正常,只需开药调理即可,这“打消了心里的不安,排那么久的队还是值得的”。

    40年来医疗水平大幅提升

    “几乎不用排队但每周要去医院”,到“排长队但很快确诊且有治疗方案”,实际上也是我国医疗发展中的表现之一,实际上40年来,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不断健全,医疗卫生资源迅速增加,群众获得服务的可及性明显改善。

    来自国家卫健委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医疗卫生机构数量来看,1978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数为1 7 .0万个;1980年为18 .06万个;2016年为98 .34万个;2018年6月底已达99.8万个。

    据南都记者了解,从70年代末改革开放开始,到90年代初发生的社会主义市场化经济改革,我国医院现代化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医院从过去的少数逐步走向广泛设立,更重要的是,医疗疾病谱由过去的单一变成复杂,诊断治疗仪器和设备被引进,研究领域得到较大拓宽,这也意味着从诊断层面上,疾病的确诊比以前更加精确,但也增加了相应的诊断流程;与此同时,社会生活中医学的“刚需”效应日益明显,这使得就医人群数快速增长。

    当然,医疗服务水平大幅提升也带来了诸多正面效应,其中人均预期寿命的提高,系宏观面上居民健康水平提升的标志。

    据南都记者了解,国际上衡量一个国家居民健康水平的主要指标是人均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而我国人均预期寿命40年来在不断提升。就人均寿命而言,1981年为67 .9岁,2000年为71 .4岁,2017年为76 .7岁;而婴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则持续下降,分别从1990年的32.9‰和88.9/10万,下降为2017年的6 .8‰和19.6/10万。

    支出增加与政策频出保障医疗可及性

    医疗卫生作为民生基础及社会刚需,40年来,我国对医疗方面的支出和保障亦投入巨大。

    统计数据显示,40年来,我国医疗卫生支出比重逐步上升。1978年医疗卫生支出占GDP的比例为3%,2017年已经升为6.2%;人均卫生支出方面,也从1978年的每人每年11 .45元,提升到了2017年的3712.2元。

    除了逐年增加的医疗支出比重外,不断完善的医疗保障制度对居民就医的保障性及可及性有了一定的提高,据南都记者了解,1998年,我国开始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2003年,开始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2007年开始建立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

    就以医保金额为例,2003年,新农合人均筹资水平仅有30元。2016年,我国将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进行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为420元,20 17年又进一步提高到450元,2003年底,参加新农合人口为0 .8亿人;2008年,新农合制度实现了全覆盖。2017年,城镇职工基本医保、城镇居民基本医保、新农合等三项基本医保制度参保人数超过13亿,参保率稳固在95%以上。

    而在减少重大疾病医疗支出方面,相关部门亦在近三年作出努力,其中在我国人社部及国家医保局的先后主导下,共计56种药物通过降价谈判的形式进入了国家基本医保目录,降价药物均是临床急需、使用范围广且有确切治疗指征的重大疾病药物,其中部分药物价格降幅达70%左右。

    与此同时,为解决医疗现代化中所带来的“就医不必要耗时长”、“看病难”等问题,国家相关部门先后出台政策落地进行解决。

    2015年9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20年,分级诊疗服务能力全面提升,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逐步形成,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制度,以广东为例,在分级诊疗的带动下,目前全省96 .2%的家庭20分钟内即能到达最近医疗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诊量增加6 .3%,县域内医疗机构住院量增加11 .4%,手术量增加31.2%。

    在分级诊疗推进的同时,家庭医生制度的推进让居民看病就医直接“回归”家中。2016年6月6日国务院医改办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到2020年,力争将签约服务扩大到全人群,形成长期稳定的契约服务关系,基本实现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的全覆盖,以广东为例,目前21个地市已可全面提供家庭医生服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期间社会资本及民营医院发展迅速。截至目前为止,以数量计算,社会资本和民营医院已经反超公立医院。来自国家卫健委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共有医院3 .2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2121个,民营医院19589个。与2017年6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445个,民营医院增加2436个。

    互联网力量介入解决“看病难”

    据今年8月国务院发布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8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显示,针对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聚焦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等重点难点问题是医改中的核心。

    “现在医疗虽好,但就医流程不太友好”系很多市民的心声,正如上述小陈所提到的排队遭遇,“排队N小时,看病5分钟”确实是现在医疗中不可回避的一大问题,不过南都记者留意到,近年来的医疗领域,除政府部门主导之外,社会多方合力参与,让目前医疗存在的“看病难”等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尤其是互联网方面介入后,该领域成了提高医疗便利性和可及性中不可小觑的力量。

    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趋势预测分析2017-2019》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达到10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6.4%。预计到2019年,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将超过400亿人民币。

    据南都记者了解,医院挂号系互联网领域进入医疗的切入点,从2006年左右开始,多家民间互联网企业就已经与部分医院达成合作关系,成为了医院网络挂号的渠道之一,2011年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后,包括好大夫在线、微医(原称挂号网)、春雨医生、丁香园(即丁香医生)等现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知名企业进入其中。

    当然,互联网力量介入医院并非“一蹴而就”,对于多家上述公司而言,说服医生提供碎片化时间在互联网上提供健康类服务,向用户推广相关服务,是他们进入医疗领域的共有手段,不过现在对于部分从业者来看,这个方式确实对医疗领域带来较大变化。

    “以前找个医生看病,‘排长龙’基本是绕不开的一个部分,运气不好的话部分检查甚至要约到几天之后,而且这个流程对于部分患者来说,可能还是周而复始的过程。”

    春雨医生CMO万静波向南都记者表示,在早期互联网介入医疗领域时,虽然当时不见得会将就医流程变得简单,但医生会让这个过程的效率更高一点,比如有的症状,医生根据用户口述症状、上传的影像资料等,可以给出不去医院的建议,直接省掉了院内的繁琐环节;如果医生判定用户应该去医院,也会给出准确的分诊意见,避免用户去医院因为挂号科室不对导致的时间浪费。“而更关键的是,用户能够随时随地就自己疑惑的问题去请教平台的医生,而医生也可以对用户进行持续动态的管理”。

    对于现在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而言,当初以“医生与患者互动”作为切入口,确实对我国就医环境带来较大变化,且广泛受到市民欢迎,以春雨医生为例,目前覆盖的医生群体已经超过56万人,注册用户超过1.25亿;而丁香医生目前5万名三甲医院主治及以上级别的医师入驻,累计服务近5000万人次,而广东省就有近4000名医生入驻。

    而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互联网医疗的逐步推进以及互联网医疗企业取得的成绩,公立医院开始在就医上作出“拥抱”态度,就以广东地区的医疗机构为例,多家公立三甲医院为提高就医可及性,分别向支付宝、微信等平台放开在线挂号号源、检查报告传输及在线缴费等,甚至在医保部门同意下可在线刷医保,居民就医可及性和便捷性随即得到有效提高。

    对于从构筑人们美好生活、方便就医的角度,互联网诊疗能起到怎样的作用?丁香园首席用户增长官(CGO)、丁香医生负责人丛露露向南都记者表示,整个在线医疗服务的定位,始终是线下医疗的一种有力补充,而不是取代线下医疗。线上医疗服务一定不是重医疗的,而应该是偏泛健康的,主要是常见病、多发病和慢性病等不严重的疾病。

    万静波则认为,从宏观的角度看,互联网有望成为连接器和加速器,但基础的医疗信息化、区域信息化、人口健康信息化系统以及分级诊疗、家庭医生等基础医疗服务体系的建设,都得有赖于国家和地方的持续投入,“总体上,前途是光明的”。

    策划:谢艳霞

    统筹:马建忠

    采写:南都记者

    贝贝 马建忠

    实习生 钱小莉

【关闭】【顶部】